湘苓

找群

有没有盗墓笔记语c群无审或微审,收刚刚入圈的新人。绝对不白,但可能渣。没有cp向,尽力走原著。拜托了。

发篇旧戏求师父

求师父,阿宁或秀秀。

#被困#
皮:阿宁
    睁开眼睛后第一感觉就是冷。后颈贴在背后泛着青色的石墙上冻得发麻。意识慢慢回笼,逐渐重新记起这次行动的始末。根据先前搜集的资料来看,这回是个小斗,任务也十分简单,只需拍摄主墓室壁画的清晰照片即可。谁知,下地不久,与外界联系突然中断,紧接着一股甜香气味钻入鼻孔,心说不好,刚想开口让其他人屏住呼吸,却已经意识模糊,失去了知觉。
    极低的温度让脑中思路瞬间清晰明了。四肢暂时不听使唤,只好勉强撑起身体环顾四周。本以为这次行动危险性不大,只带了为数不多的伙计,此时他们都横七竖八地躺卧在地,看来也中了招,还没来得及苏醒。
    坐在原地喘了口气,温热的血液逐渐为全身解冻,靠在墙边活动着关节,许久才能重新行动自如。
    站起身,踱到一动不动的伙计旁,象征性踹了两脚。没有反应。心中疑惑,俯身探人鼻息,才发现尸体早冷了。
    心中不安登时膨胀,下意识抬手将短发发梢别到耳后,逐一检查其余人。不幸,无一生还。
    大意了。
    这样一来,能否全身而退都是个问题。明知道地上守着等待接应的队伍,却无法取得联系。这种感觉就像落入滚滚波涛之中却无论怎样伸展都够不到看似触手可及的一块浮板,足以噬走一个人所有的希望。
    拧亮狼眼手电,迅速从墓室的每个角落获取信息。奇怪,这间墓室里徒有四面光滑难以攀爬的青砖石墙,没有机关,也没有一点儿装饰。如果在主墓室被困,炸药还能或多或少派上用场,而在这里,使用炸药几乎等于提前自杀。
    从腰间拔出手枪,后退两步,对着面前的石墙扣动扳机。子弹的呼啸声被狭小的空间充分放大,刺得人神经发痛。触碰到石墙的瞬间,子弹立即调转方向,向发出点飞去。脑中一空,身体却已经做出反应,侧头躲过一劫,迅速缩至角落护主头腹。看着子弹在石墙间进行着死亡的弹跳,逐渐减速,最终落下地上,不由得舔舔嘴唇,长舒一口气。
    一直继续着的信号搜索仍一无所获,难道今天就要在这里结束了?在心里告诉自己,不可能。

啦啦啦找师父

混语c盗笔圈,找个师父教我,阿宁或秀秀都可以。这里周末弧短,平时上课。希望师父弧短点,不要不理我,最好宠我宠我。这里不白,可能渣。
有意戳。同城最好。